杀人前他还在看侦探小说
2010.06.18
杀人前他还在看侦探小说
  备受社会关注的“3·28”省城教师新村碎尸案告破,犯罪嫌疑人方一在广东省东莞市落网。作为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老师为何变得如此残暴?他和被害人之间到底有何深仇大恨?嫌疑人方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带着诸多疑问,记者昨日赶赴方一的老家金寨县斑竹园镇。是他自己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面对现实心理失衡进而成为一个“成熟”的罪犯,方一既可悲又可怜,当地警方如是说。
    在这个大别山深处的小山村,提起方一村民们无不遗憾叹息。“他是一个复杂的人!”亲人和村民的回忆则勾画出一个多重性格的方一。
    【意外发现】
    犯案牵出俩户口
    斑竹园镇位于金寨县城西南100多公里的皖鄂两省交界处,记者从镇里沿210省道前行18公里,再走4公里的村村通公路,最后拐上几里路的山道,一处三四户人家的村落散落在大山深处,这就是嫌疑人方一的老家。
    几间土墙老房子显得冷冷清清,家里只有年近70的老父亲方观忠一人了。该镇派出所副所长汪奎介绍,如果方一不犯案,警方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有两个户口。方一上中学时叫方临奎,今年实际年龄已经40岁了,上初中和上高中时都复读了好几年,先后辗转于该县斑竹园和南溪两所高中复习,最后在湖北省黄冈考上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为了考学,当时改名方一,在湖北黄冈凭空办了一个户口,这个户口考上学后最终随着毕业分配工作转往合肥,而他在斑竹园的户口一直没有迁走,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方一一直拥有两个户口。
    由于当时办理户口都是手工录入,这就意味着方一可以轻松拥有两张身份证,而且都是真的,且很难被发现。幸亏他老家的这个户口一直没办身份证,但方一案发后,公安部门在安徽查其原籍仍然费了很大精力。
    【村民讲述】
    不善言辞受歧视
    采访中,方一的一位中学同学告诉记者,方一自幼就是“朝天望”(眼睛向上斜视的生理缺陷),因为这个缺点经常被同学们歧视,甚至初中转学时有的学校都不愿意收他,为此方一平时少言寡语不善言辞,也不愿意和别人打交道。现在说起方一的名字,很多同学都已记不起来了。
    在同学们的记忆里,方一上中学时不爱学习,上课爱看小说,也是挨老师批评最多的一个学生。老家邻居们说,方一后来下海经营窗帘,一开始生意还好,曾回来邀人合伙做生意,但不久生意就垮了。周围的人都说,其实当时方一也没有投资多少钱,他有一个姐姐在合肥经营窗帘生意,方一做生意主要是其姐姐提供帮助。也有邻居认为,方一生意失败和其长相以及不善沟通也有一定关系,“毕竟经商方面,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的。 ”
    邻居方某说,高中毕业后,方一的父母曾经给其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本地一名女子,两人相处了很短一段时间,“对方女的嫌方一长得太丑,主动解除了婚约。 ”
    【家人回忆】
    曾是父亲的骄傲
    儿子犯罪对父亲方观忠打击很大,老人年轻时是当地的电工,收入基本都供养方一上学了,作为长子的方一也是老人的骄傲。老人认为,儿子还是很重感情的,儿子和儿媳是大学同学,毕业时曾分配到海南教育厅和武汉,但两地都只同意安排一个人的工作。为此儿子都没有去,最后夫妻俩同时到合肥工作。夫妻平时还是比较和睦的,孙子今年三岁,此前方一还把他接到合肥带孩子。
    老人说,其实被害人死亡后,他已经预感到可能是方一干的。原因是楼下的李某死后,儿子突然不辞而别失踪了;另外案发那段时间,自己的小儿子读研找他哥哥要学费,而哥哥方一手头缺钱。
    方一的舅舅王绍成说,外甥家中消费实行“AA”制,方一负责生活费和还房子的按揭款,平时手头比较拮据。去年他到合肥,方一请他吃饭后连饭钱都付不起。但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方一会杀人,毕竟外甥是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怎么会作出这样的傻事呢? ”
    方一老家位于该镇王氏祠村余湾居民组,村委会主任廖家芳回忆,方一以前每年回来几趟,每次回来住几天就走。奇怪的是,方一本来和他是认识的,但在路上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一开始他觉得这人可能比较清高,后来了解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廖家芳说,村民们都说,方一这个人对自己能利用上的人,或者经济实力比自己好的人都很客气,对不如自己的人不理睬,哪怕是自己的亲戚。而面对老家的亲戚朋友,方一又总是故意装出很有钱的样子。
    【警方分析】
    心理失衡酿苦果
    金寨县警方透露,住在方一楼下的被害人李某也是金寨人。 46岁的李某从该县商业局下岗后外出谋生,后来成为一家房产企业的财务总监,两家平时相处和睦,但被害人李某的经济实力显然要比方一好,为此方一一直觉得很自卑。
    民警说,同样来自山区,李某家境比自己好,自己下海闯荡遭受挫折,收入有限经济压力较大,这些都让方一总是不自觉地拿自己和李某对比。时间一长,面对现实方一心理失衡是正常的,关键是方一不能调整自己的心态,生活中眼睛总是“往上看”,不和那些生活不如自己的人交往,思想走进了死胡同,“心理失衡可能是其犯罪的主要原因。”其实,方一夫妇的收入还是高于普通市民的。
    据了解,案件发生后,办案民警发现受害人的银行卡没有动,嫌疑人只拿走了几千元现金,仅仅为了给自己弟弟筹学费而杀人,似乎有些牵强。对于坊间传闻情杀的可能基本可以排除,除了心理失衡,方一杀人碎尸的其他动机仍是个谜团。
    看侦探小说练反侦察能力
    参与调查方一家庭背景的民警介绍,方一的反侦察意识很强。碎尸案发生的当天下午,受害人的妻子曾拨打丈夫手机。方一镇定地在电话中说,李某回金寨老家了,随后关机,受害人妻子打电话回金寨核实,发现丈夫根本没回老家后迅速报警。
    斑竹园镇派出所副所长汪奎介绍,案发后,方一还在家烧了午饭,饭后晒被子,到邮局寄钱,一切都显得很从容。借众人对其还未产生怀疑之时,方一迅速潜逃,其留下的手机上删除了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方一潜逃后,始终用固定电话联系他人,并多次施放“烟雾弹”,明明往南去偏说北上。而每当警方追踪到具体地点时,方一又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方一对已去世的母亲感情较深,案发后不久就是清明节,警方虽在其老家母亲坟地布控但仍一无所获。
    该县警方透露,案发后办案民警在方一的电脑中发现了他正在看的侦探小说。这部侦探小说里,有很多关于高科技作案手段的描绘以及刑事侦查方面的知识,这也解释了方一为何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方荣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