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付费删稿黑幕:企业公关和编辑成利益链条
2010.06.25
网站付费删稿黑幕:企业公关和编辑成利益链条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昨日报道,中国之声6月20日《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播出了《山西煤企重组后,国有大矿成违法生产主体》的报道,中央台记者在山西省同煤集团一座曾发生过11人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被停产整顿的矿井,看到了一派热闹的生产场面。报道播出后,被各家网站大量转载。但此后不久,记者却意外发现,很多大型门户网站转载的稿件被不约而同地删除。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稿件都是被人付费删除的。究竟是谁在不惜重金围剿一篇稿件?谁在侵犯公众的知情权?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中央台记者与中间人面对面,山西煤企被指为幕后黑手,“付费删稿”的黑色链条就此浮出水面。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在中国之声播出的有关“山西同煤集团麻家梁1200万吨矿井违规生产”的报道中,中央台记者在山西省同煤集团麻家梁1200万吨矿井的建设施工点看到,传送带上大量的煤炭正从井下运往煤场。而去年5月16日,就是这个矿发生了死亡11人的重大安全事故。按照规定,该矿现在应该停产整顿。对此,山西省煤炭安监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黄文升向矿董事长李云江提出质询。面对质询,麻家梁矿董事长李云江无言以对。黄文升追根溯源,对麻家梁矿母公司同煤集团提出批评。
    但近日来,多家网站的编辑都接到了一个要求删除稿件的神秘电话,目标直指该稿。打电话的人非常直接,就是给钱删稿。记者用百度搜索发现,这条稿件曾被近百家网站转载,但现在,点击一些大型门户网站的链接标题,却发现内容已经被删除。6月23日晚10点多,记者以某网站编辑的名义与打电话的一位姓王的先生取得了联系。
    最后,记者与中间人以1500元的价格成交,对方表示今天一上班就去汇款,款到删稿,一篇揭露煤矿非法生产的稿件按照约定要在网站彻底消失,公众也就无法再看到这篇报道。
    谁要删稿:
    涉负面企业托中介“公关”
    那么这篇报道到底涉及了哪个企业的利益呢?究竟是谁在不惜重金围剿稿件?在记者与中间人的对话中,中间人王先生一开始还支支吾吾,最后终于承认是涉及该稿的企业所为。
    记者:你把那篇稿子的标题给我重复一遍。
    王先生:《山西煤企重组后,国有大矿成违法生产主体》。
    记者:你能出到什么价钱?
    王先生:我跟你实话实说,再大的网站的稿子一般的话一两千块钱就解决了。
    记者:一两千块钱?
    王先生:对!现在个别已经处理掉了,陆续我们就会全部做掉,你放心吧。而且咱们都是转载的,不是首发原创,不像是有记者直接采访的成本高点,这说白了就是动了一下鼠标。
    记者:其它网站也是你协调删的吗?
    王先生:我和一哥们儿一起在做这件事。
    记者:我看了这个稿子半天不知道谁会出钱?
    王先生:肯定是山西的,做煤的!有些内容涉及到这些人了。
    记者:山西做煤的?
    王先生:对!
    记者:你就跟我说一句谁要删这稿子,我怎么想不通呢?
    王先生:我告诉你哥们儿,你仔细看稿子里面就知道了,不用我说。
    记者:你跟我讲句实话究竟是谁要删这稿子?
    王先生:企业!就是企业!
    记者:就是涉及到这篇稿子的企业要删稿?
    王先生:对!对!
    怎样删稿:
    公关Q群揽生意 付费给网站编辑
    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这样的删稿运作绝不是个例,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付费删稿”的黑色链条。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被删的稿件一般都是批评报道,它会涉及到一些企业和个人的利益。他不想让受损的利益、名誉扩大时,他会通过多种途径把它删掉。网站删稿的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从04年开始,就曾被媒体曝光过。这部分人他们有需求,他们是雇主,通过中介,也就是公关公司,去具体执行。一般雇主会找一家公关公司,如果一家做不了,他就会在QQ群里散布这样的消息,寻找具体操作的人。
    这样的QQ群很多,例如公关交流群啊之类的。这些群里会有一些媒体从业人员,主要是互联网从业人员,因为他们主要要删除的就是互联网上的稿子。它是一个熟知的群体,他不会和陌生人来做这个交易。一般情况下是先汇款后删稿,敢收钱的编辑也不会骗他。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如果收钱不删稿,他可以想办法投诉你,因为这篇稿子确实不在了。也就是说,这个环节一共分为雇主、中介,然后到网站编辑这里。
    据记者了解,各大网站对删除稿件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对私自删除稿件的行为也是明令禁止,但是由于管理制度上的漏洞,一些稿件还是会“不翼而飞”。究其原因还是巨大的经济利益的诱惑。知情者称,这个市场每天都会存在,一个网站编辑如果一年从事这个行业,赚到50万没有问题。因为通常一篇稿子的价钱在两千到三千,如果遇到一些特殊的稿件,稿子可以上万。
    互联网是公众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公众总是欣喜于在网络上能够找到一切,但如果任由这这“付费删稿”的现象肆意滋生,就意味着可能在不经意间公众都会“被不明真相”了。
    删稿难度:
    搜索引擎>门户网站>论坛和博客
    实际上,早在去年底,《中国青年报》便曾报道称,随着网络影响力的不断扩大,网络删稿已经成为网络公关的一项重要业务,可以删除的包括门户网站上的新闻、搜索引擎上的结果及其频道、博客、论坛上的帖子。有人宣称“可以20分钟内让门户上的新闻和论坛上的帖子消失”。
    “不成功不收费!”北京一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一般删稿根据网站影响力、流量收费,流量越大、地位越高的网站删稿越难。有的门户网站删除一条新闻要1万元,有的地方性的新闻网站删除则需1000元,有的著名论坛删除一条要3000元,小论坛则一两百元到四五百元不等。据他透露,甚至有基层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找到公司,要求删除一些论坛上的负面信息。
    他说,按照删除的难度来看,搜索引擎大于门户网站,而门户网站大于论坛和博客。论坛博客是最容易删除的,“有些论坛就是靠这个生存的。”
    业内专家:
    仅取缔删稿公司也难解决问题
    资深IT观察家、五季咨询CEO洪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一些网络媒体编辑日常工作内容就包括删稿,很多敏感的话题都需要编辑把关随时删掉。对他们来说,顺手删掉一些企业的负面新闻并不是什么难事,网媒也并没有把这当做大事。况且每天网站信息量如此之大,更新如此之快,一两条新闻很容易淹没在信息的海洋之中,即便删掉了也很少有人去关注。他认为,对网络媒体进行监控也是件比较复杂的事。总有些企业和个人想掩盖真相,所以仅仅把板子打在删稿公司身上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中国传媒大学网络口碑研究所副所长杨飞接受采访时说,在法律上,多数网站尤其是商业网站并没有采编权,网站新闻只能是转载传统媒体的报道。有些网站跟传统媒体合作,以实现某些目的,“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不是舆论公器,而成了谋求私利的武器。”
    如何既保护公众知情权,又保护一部分人的名誉权和信息权?杨飞说,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制定相关的网络信息法,加强网络监管,将网络删帖置于公权力的监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