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芬:优米网是立体交叉媒体平台
2010.04.03
王利芬:优米网是立体交叉媒体平台 
  李翔
    经济观察报:优米网是一个什么样的网站?
    王利芬:它是一个网络电视平台,或者说是一个媒体立体交叉平台,以视频为主。
    经济观察报:为了创办这个网站,你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工作?
    王利芬:首先是我做了一个《我们》栏目的小网站,然后做了一个电子商务网站,这让我了解了互联网一些基本特性。在这个过程里,也积累了做互联网所需要的技术和人才;《赢在中国》和《我们》的核心团队也是我做视频和网络电视的人才储备;我想最重要的准备,就是,对这样一个时代、对未来的判定,在这个列车上你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运行,从2005年我参加达沃斯会议开始,我就在努力判断这个时代的趋势和走向;还有创业的心理准备,《赢在中国》的大量案例,包括跟企业家的合作帮助我做了这方面的准备。但未必说这些准备就已经够了。
    经济观察报:你学习电视用了很长时间,学习互联网呢?
    王利芬:也有两年多的时间,2009年的12月份我还在eBay总部待了一个多星期,专门研究它的崛起过程和它今天的模式,见了他们公司很多人。
    经济观察报:你用了一些比较大的词,比如说对时代的判断,它具体是指什么?
    王利芬:具体就是说,我们的年轻人,我们最有希望、最有未来、年富力强的这样一些人,他们对于媒体的需求是什么样子的?是哪种介质?
    经济观察报:最后你的判断就是互联网?
    王利芬:是多终端的多媒体平台,不仅仅是网络,网络只是一个立体平台的中心结点。我们同时也会有电视的播放。我现在节目出来都是两路信号,一路是为传统电视准备的,因为我的内容基本上是按照央视水平在打造,硬盘录制,提供给电视台;一路是网络;以后还会做到iPhone(手机上网)
同时直播;还有比如我们会和报纸、电台等各个终端来做这样的工作。所以我说这是一个立体交叉空间。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要选择创业这种看上去很激烈的方式。大的判断很多媒体人都有,他们都会认可这种趋势。但是传统媒体这个庞然大物的衰落是非常缓慢的过程,中间还会有无数的机会。但你却完全跳了出来。
    王利芬:在衰落过程里的机会,和我的人生方向不符。一条船要沉可能会用五十年,但是“沉”是一个中心词。当然我不希望它沉,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终结。总而言之,我的选择是因为我在做文化产品时,找不到很好的渠道和我的观众更好地互动,更好地去共同推进,把这个文化产品做得更好。但是现在我想我应该找到了,我有多种方式能够分分钟听到他们的反馈,我分分钟能够提高我们的产品。
    经济观察报:但是之前你做节目,也可以通过微博、通过网站来收集问题,来互动。
    王利芬:做不到。比如说我没办法做网络直播,我以前在央视做节目能做网络直播吗?网络直播很贵的,网络直播就是说这边有一点问题,技术总监在旁边赶紧改,直播过程里随时调整。那是高度的互动,我打个比方,就像博客和微博在互动方面的区别。微博给了我特别大的启发。我从国外回来的助理对新鲜事物很有感觉。她开始时告诉我,微博就是短的博客。但是我在博客上发短东西不也一样吗,这个产品有什么了不起?其实完全不同。微博可以转发,转发之后再加评论,这个东西就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这种互动的感觉所有其他产品都赶不上。网络直播就像微博,而电视顶多能做到博客的水平。就是这种感觉。
    经济观察报:但是这种方式会对内容有相应的要求,比如说微博排斥长内容,它有140字的限制。对于网络上播放的视频,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时间长短的限制?
    王利芬:是,但我做的是不同的产品,我可以在电视上播长内容,我也可以把它剪短,然后在网络上传播。相当于一鱼几吃的做法,适合吃鱼头的人吃鱼头,适合吃生吃的就生吃,适合煮汤就煮汤。
    经济观察报:我想你也看到过这种评论,王利芬还是在以电视的方式来做优米网。
    王利芬:网络和电视传播,我做了很粗浅的研究。人们对精品内容的需求是一致的,但是在网络上的耐心是少的,网络上人们只愿意拿到最精彩的内容那一刹。还有就是它的高度互动,受众随时就会给你意见,电视不行,看完之后不行你顶多骂两句,抓起电话往总编室打也打不通。
    经济观察报:如果传统电视媒体,比如CCTV、湖南卫视、SMG等,要想转向这种方向,有什么途径?
    王利芬:我认为很难。因为传统电视媒体先天的机制和体制的惯性都决定不可能向这个方向转,因为它不是一个竞争的行业,它干吗要转,它转的动力是什么?
    经济观察报:它们也可以做网站。
    王利芬:对,但机制不同。我特别希望有人跟我一块来研讨,究竟电视传播规律和互联网传播规律是什么。我始终认为,不是说互联网传播的就是很糟糕的视频,绝对不是,网民对内容的要求非常高。无论互联网多么发达的时代,注意力都是稀缺资源。我把内容编好了,把很多东西剪辑好,比如说王冉的视频,说“跳槽的代价”,你要是正好想跳槽,点一个视频一分钟就说这个事,没有别的铺垫。也许还有另外很多人来说跳槽的代价,有一个庞大的视频区,但是这个地方在讲的人,有名字、有职务,而且还很可信,是真的专家来告诉你。
    经济观察报:优米网和大的视频网站未来的关系会是什么样子?
    王利芬:应该是合作关系。我跟他们本来也不太一样,它们支持上载,优米不支持;它们基本都上是买的内容,基本上是电影电视剧,而我是自制的谈话节目;我的量很少,它们是海量;我是一个立体交叉平台,你看到的所谓有点像视频网站的优米,实际上只是一个结点,它们就是一个网站;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我在打造公信力,我首先是一个媒体,而视频网站,在我的理解中可能更多是一个公司,这个区别就很大,是媒体就涉及到价值观、涉及到对内容的判断,因为我做的是媒体,因此判断优米的成功与否,是影响力有多大,而不是说盈利有多高,当然我也需要盈利帮我支撑下去。
    经济观察报:如果是媒体的话,优米的盈利模式也还是传统媒体的盈利模式?
    王利芬:应该是,但也不全是。我们刚刚才开始,广告是肯定的,但我们有自己的方式和形式来呈现广告。我们还在探索过程中,我自己特别希望在广告的表达方式上,在网站广告的方式上,有所创新,而不是简单地弄大量的广告在节目前面,让大家等待。另外,当网站的忠诚度和关注度很高,拥有特别明晰的用户群时,我相信新的模式会出来,这是在路上才能发现的事情。
    经济观察报:你能不能描述一下优米的未来,或者在理想中应该是怎样的?
    王利芬:理想中,我们的节目电视台有很多在播放,这是传统的方式;同时我们会在新的终端,比如iPhone上播放,可以在手机上看直播,因为录播的话需要手机电视的牌照,我们还没有拿到,但因为现在这个人群也不太大,所以我也不着急。还有其他很多的终端,比如电台和纸媒。就是一个内容多样化地在各个终端呈现。
    经济观察报:你并不是在做一个单纯的内容提供商,就像有些电视人已经做的那样?
    王利芬:这样的话相当于没有大本营,你应该创造自己的品牌。优米网就是我的大本营,大家都到这个大本营来找,我想这种方式比我拿着节目去找电视台,问能不能在你那儿播,去求人家的方式好。
    经济观察报:你的节目、优米网,都是要为国家和知识群体服务,都是非常精英的话语系统。这种系统和互联网的草根与平民特色会发生冲突吗?
    王利芬:中国的互联网还在初期发展阶段,我当然不是要改变这个生态环境,但我希望能够坚持自己的主张。为国家和知识群体服务的口号,我曾征集过一些朋友的意见,几乎没有人同意,说网民不大喜欢正儿八经的东西。但我觉得在我心里,互联网实际上是媒体,只要是媒体,你就必须具有国家意识,因为你服务的是一大批对象。
    经济观察报:离开巨大的平台之后,会担心自己的影响力减弱吗?
    王利芬:一点也不会担心。影响力可以大一点,也可以小一点,但只要能把价值发挥出来,做心里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 相关阅读:
  王利芬:优米网将完成首轮融资 暂未考虑上市
  王利芬:优米网将完成首轮融资 暂未考虑上市
  央视制片人王利芬辞职创办网络电视平台优米网
  转发此文至微博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密码:快速注册新用户